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远山的鹰--B

看主博。请登录http://qiuchenxu5252.blog.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夜话雨点之漫谈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  

2016-05-31 06:16:19|  分类: 夜话雨点之漫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六一儿童节将要到了。对于这个节日,我有不一样的感触。

    六十年前的儿童节,我还没有上学。所以没有留下一点点映像。住在北京的大院里,懵懵懂懂的就知道淘气。每天天真的想和小鸟交朋友,和小花小草说话。当时最想的不是吃的,更多是脱离奶奶的视线,跑到院子外面去和所有同龄的小朋友玩耍。因为哥哥去上学了,姐姐被送幼儿园了,只有我被奶奶羁绊着不离左右。只好在家无趣的自己玩耍。

    一个男孩子能玩点什么名堂?无非是和泥挖洞,再就是把砖头瓦块丢得到处都是。何况我还不能算是男孩子,只是一个童子。爷爷看我无聊,就带我跟他出去。

    爷爷是个理发匠,按现在的说法叫做个体工商户。当时爷爷是个体劳动者,又叫自由职业者。他背着理发包包,带着我走街串巷,为别人理发。我就是个跟屁虫,只要能走出大院,看看不一样的世界,就很满足了。至于现在孩子能接触的玩具、学习教材,学龄前培训班、手机电脑等等而言,那时的我就是一张白纸,而且纯粹。我的世界里,除了吃饭睡觉(包括午睡)之外,只有盼望。如每天下午开始盼着哥哥下学,然后盼着姐姐回家。天黑了盼着爸爸妈妈下班。最重要的,最最重要的是每天都希望奶奶说我又长大懂事了云云。

    爷爷手艺很好,在无锡也算是小有名气。他的徒弟在清明桥一带就很有名。作为理发匠,属于旧社会的下九流,被有钱人看不起的行当,属于伺候人的行当。“虽是末端技术,确属顶上功夫”,是对爷爷的行当最客观的描述。他和奶奶随我父亲进京之后,仍然保持了理发匠的本色。因为解放了的北京,劳动人民的地位高。对于劳动者而言,那个年代就是天堂。劳动者最光荣这句口号就算那个年代的流行语吧。

    跟在爷爷身后,我发现爷爷走街串巷,不仅路熟,而且每到一处,人还熟。每个客人都和爷爷非常熟稔,除了见面打招呼问候之外,理完发之后还会坐在一起,聊聊家长里短。爷爷是见过世面的人,无锡腔的北京话反倒招人喜欢。其实一天里,也理不上几个头,却更多时间走在胡同里,打着理发师付专用的音叉。咣咣作响。我喜欢跟着爷爷出来,因为北京的胡同和上海的弄堂不一样,各具特色。北京的弄堂长,而且围墙高。上海的弄堂两边都是店铺。北京的胡同给人以静默和神秘的感觉。上海的弄堂里除了喧哗,还是喧哗。

    爷爷理发的时候,我会很乖的坐在主人家给的矮板凳上,逗蚂蚁玩儿。而且可以一直逗到爷爷叫我走。

    牵着爷爷的手的感觉很好。下午早早的转回头,大概爷爷怕累着我,所以回家挺早的。午饭在外面吃爷爷带的一块馒头,喝的是爷爷讨来的一碗白水。北京人的大方宽容,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 时光流逝很快的,六十年沧桑巨变。离开北京也有五十多年了。而且只有极少数几天到北京点了点卯。远去的岁月,不知不觉的没有了。最后值得纪念的事件,是2003年六月一日,我正式内部退养,离开了工作几十年的岗位。没想到单位选了这样一个日子让我内退,真是一个难忘的日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